角飞专区

【角飞】相见欢

       自己的第一篇文,嗯,纪念。

      翻以前文件的时候把它刨了出来。。。其实距现在时间也不是很长了啦。。。虽然是黑历史还是想把它发出来的嗷,毕竟角飞大法好!!!✺◟(∗❛ัᴗ❛ั∗)◞✺
     (嗯,名字是我乱糊的(ಡωಡ) )

By  锦炎

一.楔子  血海
       晚霞,是残阳哭泣的血泪,从浓密的愁云中渗出,把波涛染红,汹涌翻滚着的,不是海,是陷入泥潭的生灵,徒劳地想要挣脱永生永世逃不开的宿命。
        “老不死的...东西...咳..咳.”被黑线紧紧缠绕着的男子徒劳地挣扎着,血水、汗水混着泥水在他的身上恣意流淌着,破烂大氅上一抹红云刺目惨烈。“你就杀..杀吧....咳...终有一天你会.....下...地狱的。”充胀着血丝的双目怨愤地盯着眼前的男人,那双永远看不出情绪的碧绿的双瞳,那一条条接近心脏的黑线,死亡啊,死亡,死神高举着黑镰狰狞微笑。
       “地狱么,地狱也是拿钱说话的啊”碧眼的男子嘲讽地回应着,熟练地操纵着黑线刺向同伴的心脏——“哈...哈哈哈哈哈....”不知是疼痛还是恐惧压垮了被缚者最后一根紧张的神经,歇斯底里的刺耳笑声霎时充斥在了天地间,“对啊....对...咳...咳咳,你不...怕下地狱,你本来...本来就深陷地狱之中啊”一丝丝鲜血从他残破的嘴角淌下,胸口剧烈起伏着,嘶哑的嗓音扎挣着要留下最后的话语,“你啊...哈....早就被...世界..遗弃了啊...咳...对这个世界..而言,你...早就...算不上....是存在了吧”碧眼男子眉皱了皱,意外地没有继续自己的进攻,看在同伴的面上再给他点时间?嘲讽的冷笑在面罩后转瞬即逝....同伴,这玩意儿可以拿来换钱吗?“....你...舍弃了容貌...舍弃了村子...钱..钱..钱..除了钱还剩了什么....哈....你还有任何...情感么!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哈....呵呵呵....”
       碧眼男子的瞳孔缩紧了,缠绕着对方的黑线猛地回缩,冷漠地看着曾经的同伴重重跌落,“看来,只让你死一次太便宜你了。”低沉的嗓音伴着隆隆的潮水声响起,像是地狱深处的回音。倒地的男子在疼痛的折磨下颤抖喘息着,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倒映在他的眼底,血一样的残红摇曳得像是忘川河畔的彼岸花田“哈....告诉我....你的心...换了那么多....还有哪一个...是自己...的么?”
         冰凉的黑线不语,沉默地刺穿他的肉,搅碎他的骨,冷冷地,缓缓地.............

  

你眼中的波澜不惊是伤我最深的痛
                                                  ————题记

二.  忆魇
           知道我为何杀戮么?因为这样我才能感到自己的存在,知道我为何爱钱么?因为只有在触摸到它们时我才能感到世界与我有些许的联系。所谓的感情,所谓的羁绊,有什么用么?为何还要对任何人任何事满怀期待,反正最后都不过是忘记和背叛。

         

          时间洪流的尽头等待我的不过是一片空茫无涯。

       

           牵挂何用?我本就漂泊无依。
           情感何用?我终将浪迹天涯。

          

           角都摇了摇头,像是在嘲笑自己居然对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想了这么多这么多。啧,或许是很久没人敢对自己这样说话了吧。
           对,我就是行走于这世间的亡灵,带着秩序建立之初的诅咒,孤舟一叶浮泛于时间之海。

           年轻人,有些人,有些事,你永远都不会懂。

         

           “轰~~~”新年的第一枚烟火点燃了最欢腾的氛围,同时,将沉浸于回忆的角都拉回了现实...都三年了啊...然而那个黄昏却像梦魇一般萦绕着不肯离开......仍然是那双看不出深浅的碧绿清潭,仿佛是一切的繁华都故意要与他擦肩而过般,倒映在眼底的灯火都落寞得不像话,明灭过又叹息着消失在了回忆的最深处。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丢开了盯了很久实则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通缉名册,余光撇到了角落里泛着冷光的红镰。切...飞段那小鬼.....武器都不带就去玩乐了吗,真是...

三.  初雪
   “零,都说了不用再找人来送死了!”角都冷冷地甩下一句话转身离开,耽误时间.....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不过又是来了个早死鬼.........
    “喂,喂,喂,什么人啊这是,有这样迎接新人的吗?啊?”银色大背头的男孩挥舞着巨大的红镰叫嚣着表达自己的不满,“老大老大,喂,你不管管他......啊啊,老大你别走啊,喂,老大~~~”飞段一肚子的火气无奈地追赶着那个渐行渐远的同伴....什么啊...这就是晓么....真是一群淡漠的家伙.......

   “啊啊啊.....痛....痛痛痛痛.....”飞段满头是血地从被轰得粉碎的房屋的废墟中直起身来,“干嘛突然放风遁啊,超超超超超——级痛的啊喂!看着我不死就专拿我当出气筒吗?大爷我也不是好惹的!哼.....啊痛..............”还没等飞段举起自己的镰刀,对方的一记重拳就“嘭”地袭来,紧接着————
      “火遁.头刻苦!!”
     今天第10次想杀他了,聒噪!........原来死不了是也能如此让人讨厌!

 

      带面具的黑线怪物嗖嗖地钻入了体内,不知从何开始飘散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大火过后,天地在寂寂升起的灰烟里缄默不语,角都拎起铁灰色的钱箱,撇了一眼烟雾里模糊的废墟。
      “混蛋小鬼,老实一点!!”
        
     

       别来介入我的生活了,就让水之国的第一场大雪埋了你多好。

四. 惊雷
      “雷遁·雷刀!!”
      精确的时机把控和陷阱设置,这个看似垂死的家伙的蓄力一击让角都防不胜防....该死..又得少一颗心脏了...不愧是八千万两的大活儿.....他索性闭上了眼睛,脑子飞速旋转着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噼..呲...啪......”雷刀,穿身而过。

         
         温热黏腻的液体泼了他满身。
         下一秒,他听见了刀子在肌肉里旋转的摩擦声,就像是小鬼在磨牙。
   
      
         “嘿.....角都,本大爷来救.....你了。”

           飞段在雷刀被抽出的刹那轰然倒地。
  

五.残阳
      八千万两倒地时眼底的疯狂让角都又想起了那次黄昏的血海,“你救不了他的...从内....腐..蚀.......三天..必死...无疑...”临死前的诅咒伴着一抹狞笑定格在那张不甘心的死人脸上。

     角都第一次破了戒。
     他毫不犹豫地打烂了那张脸。

   
     “切,不就是八千万两么,你的毒能难倒我?............”

       残阳如血,一人背负着另一人疾驰前行。阴影拉得好长,决绝得让人伤心。

六.落雨
     飞段醒来的时候正是深夜,寒秋的雨滴滴答答地敲打着落叶,旅馆的灯笼在冷风里明明灭灭快熄了,门口的风铃有一声没一声地响着。透过拉门的微弱的火光把他水晶般的紫色眸子照得有些迷茫。
      “啊啊....”...身体的这种无力感..该死.....飞段扎挣了两下没能够起身..到底是怎么了....感觉....就像是刚被邪神大人祝福的那会儿...新生儿一般的...就像是....全身的器官都被换掉了一般....该死....

       “为什么要挡在我前面。”角都的声音忽然从空气里冒了出来。“我不需要你这个多管闲事的白痴挡枪。”

         回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
    

    
         回答不上来了?角都在阴影里挑了挑眉,还是又睡过去了?果然,自己不应该对这种可有可无的小事情上心,该是这傻小子某根神经搭错了没头没脑地撞在别人的枪口上了?算了,人和人之间果然只有靠利益才能连起来,怎么可能有其他原因....不过..我可不想欠这小子的...要不是....

      “我只是觉得那人的雷刀危险得紧,没来由地觉得你....”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角都的思绪,飞段在阴影的那头仿佛是咬紧了嘴唇...“我就是担心.....那一击之后...你..可能.....不..不....是一定..会死的!”

          “叮~~~”
          风铃不合时宜地响了一声。

          良久的沉默。

          对啊,那一下倒的确会杀掉我....角都暗想..真是奇怪的直觉.......那种从内到外腐蚀内脏器官和筋脉系统的毒.....我看它就是专门被研发出来对付我们两个死不了的家伙呢......
           为了治疗你我也赔进了两个心脏啊.......
           只是......
          “救了我对你没什么好处吧,小鬼。”
   

          “角都,你说你有九十一岁了吧”
          “啊,怎么?”没事儿提这个做什么...

           “一直一直都是一个人的你...那么长的时光...一定,也很痛苦吧...”
           “我....明白的呢....”

            “叮~~铛~铛~铛~~”
             角都感觉风铃声不真实得就像是从某个早该被遗忘的地方里传来似的。

              “一定..很孤独吧...从第一次看到你起,我就总会不自觉地想起以前一个人的生活..还有将来要面对的那么长时光。反正..我是不死的,所以就让我来保护你好了,别人是无论如何都会死的吧,可是你是不一样的啊。今后那么长那么长的时光,我,不想一个人走,我也,不想让你一个人走啊!”

          第一次第一次,这渐渐变大的雨声就像是落在了心上.....阴影的那头窸窸窣窣地.....
    
       
          傻小子....有什么可哭的啊......

七.新年
         “哈!角都我回来啦!”飞段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冲将了进来.....天呐....他到底花了多少钱....这混账小子.....
          “等一下等一下,别发火,给你看个好东西”飞段兴冲冲地东翻西找....切...能有什么好东西.....角都无可奈何地瞪着眼前这个孩子气的家伙.....

         几个月前的那个雨夜就像是梦一般,飞段说完他梦呓般的傻话后又沉沉地睡了两天两夜,起来后依然飞扬跋扈,嚣张得惹人嫌,依然不厌其烦地宣传他的宗教,絮絮叨叨地天天抱怨角都就是个爱财如命的死老头子。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飞段那白痴脑袋怕是把自己说了什么全都给忘了吧.......

         “啊啊,这里这里,找到了!”飞段终于从一堆杂货中抬起了头,扔给了角都一个皱巴巴的小盒子....这是.....啥?......角都默默地动手拆盒。
         “哈,想不到吧,安康鱼肝哟”看着盒子被打开后,角都微微有些讶异的神色,那小子得意扬扬地炫耀。
         “你怎么知道.......”
         “切,那还用说,以本大爷卓越的观察能力和记忆能力,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哼哼~~我可是跑遍了所有街区才给你找到的哟,快感谢我快感谢我。”

        “不过啊,我今天才知道安康鱼也叫老头鱼诶,跟你一样诶,怪不得你会喜欢吃,哈哈哈哈哈...而且安康鱼好丑好丑好丑的......我肚子都笑疼了.....哈哈哈...”
          笑得正起劲的飞段忽然觉得周围的温度骤降了许多,抬头发现角都黑着脸挽起了袖子,他下意识地捂住了头。
         “啊啊,我错了.....不要打我.....啊啊啊啊.....”

            良久。
           “诶...”并没有受到预想中的暴打嘛......飞段疑惑地抬起头,却正看见最盛大的烟火喷吐出火树银花,把从来都寂寥的夜空照了个透亮,紫色的水晶倒映在幽绿的深潭里,激荡起了从未有过的温暖的涟漪。

     

            “跨年啦跨年啦.....”旅馆下方欢乐的人们互道着祝福。

            “飞段,这一年,谢谢你。”
            “新年快乐。”

            孤舟上亮起了灯,再黑的夜,也不会再寒冷了吧......
———End———

        


评论(3)

热度(13)